1. <rp id="kyc2w"></rp>
      1. <strike id="kyc2w"><pre id="kyc2w"></pre></strike>
      2. <strike id="kyc2w"><pre id="kyc2w"></pre></strike>
        <tbody id="kyc2w"><track id="kyc2w"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  1. 廣告
          首頁   >    國內   >    正文

          “紅娘”月入超 5 萬!2 元上麥 每晚有上百萬人在云相親

          來源:金融八卦女 2020-08-28 18:28:53

            外匯天眼APP訊 : 以下文章來源于 36 氪 ,作者高歌 石海威

            2 元上麥?還是交 18800 元相親會員費?婚戀網站正在被年輕人拋棄。

            高歌 石海威

            編輯|楊軒

            來源|36 氪(ID:wow36kr

            已獲得轉載授權

            “ 大哥,別躺著了,起來好好說!” 一個相親直播間里,一位東北口音的紅娘正督促著一個剛睡醒的大哥, 別躺著了,你說你老這么躺著,女嘉賓咋好意思上麥呢?"

            各式各樣的 “ 奇景 ” 正在時下最為流行的視頻相親直播間上演,相親背景千姿百態:有人躺著相親,有人在高鐵上連麥,有人在送快遞的間隙匆忙做自我介紹,有人一邊張羅著自己的小店生意,一邊在嘈雜的背景音中聊天全靠吼:那啥,我剛剛說到哪兒了?

            ▲伊對直播間,紅娘邀請你進入視頻相親房間。右圖為七人交友房間,有人吃飯,也有人躺著

            2 塊錢即可上麥,換一個 “ 碰眼緣 ” 的機會——門檻陡然降低的線上相親,激活了這個傳統剛需。一位在線相親從業者告訴 36 氪,每天都有數以百萬的人群在云端相親,將 “ 終身大事 ” 寄托在虛擬平臺上。畢竟,和下半輩子的幸福相比,花 2 塊錢買一個可能性實在算不上什么。

            殺馬特燙染造型、玫瑰色大紅唇、“ 等風等雨就等你 ” 的復古頭像、帶女嘉賓 “ 到月亮上去 ” 的魔幻特效 …… 這是在線視頻相親用戶的典型畫風。

            也有線上線下結合的。遼寧葫蘆島某廣場,一場戶外直播正在進行。道具很簡單,一張白色方桌上插一面 “ 相親 ” 大紅旗,5 點到 8 點走,趕趟兒似的,十來個穿著熒光色相親甲的男女嘉賓就開始輪番上場、自我介紹了。

            因為排隊人多,男女嘉賓的自我介紹都格外簡潔?!?6 年,身高 163,體重 109,沒有孩子,自己開過服裝店,現在待業,不喜歡在外面玩兒的,宅男最好了,不要花心?!?一位女嘉賓介紹道。

            另一位名為 “ 歲月靜好 ” 的相親女嘉賓說,她要求不多,第一不找屬雞的,因為 “ 雞狗跳猴上樹 ”;第二不找外地的,因為 我過不去他也過不來,多揪心連命咧,不找那樣兒的。"

            由于直播實時性的特點,經常有錯過了的沒聽著。一個嘉賓往往要自我介紹 3-4 次,中間還不忘插科打諢、和評論區互動一番: 感謝老鐵送的瓜片子!"

            “ 合適的就發‘喜歡你’啊,飄 2 上?!?紅娘主播 “ 蘿卜姐 ” 在一旁慫恿著。

            “ 喜歡你 ” 是快手直播間的一個禮物特效,需要 298 快幣。特效觸發后,一個穿著燕尾服的虛擬王子形象飄過來親吻女嘉賓的臉,四周飄落夢幻般的白色羽毛——這意味著 “ 約見 ” 有戲了。

            ▲ “ 喜歡你 ” 是快手人臉識別特效,四周飄落羽毛,王子的吻剛好落在女嘉賓臉上。只不過也有識別出錯的時候,“ 吻 ” 上了男嘉賓

            開服裝店的女嘉賓運氣不錯,等來了男嘉賓發送的 “ 喜歡你 ”。因為地理位置近,臨時開過來也不過半小時。廣場成功約之后發現,男嘉賓還挺帥。男嘉賓帶有東北口音謙虛地表示,一般人兒一般人兒。

            一場直播下來,有兩位嘉賓成功約,盡管這場直播觀看人數僅在 200 多人上下,但貴在精準??上?“ 歲月靜好 ” 這次并沒有等來屬于她的緣分,臨下播不忘吆喝一句, 過了這村沒這店了啊。"

            視頻相親最早在下沉市場爆發,因為這里才是最大的剛需人群聚集地。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的數據是中國 2018 年單身人口 2.4 億,業內人士對 36 氪估計,其中 80% 都是草根人群。

            每晚 9 點,紅娘 “ 瑜寶兒 ” 會準時出現在伊對直播間,到目前為止,她已經成功撮合了十來對男女嘉賓。讓她印象最深的一對來電特別迅速, 在我麥上也就兩天,第二天就和男嘉賓奔現了。特別有眼緣,我都有點懵。"

            在大多數相親平臺上,關系的破冰是由瑜寶兒這樣的 “ 紅娘 ” 或 “ 月老 ” 完成的。

            紅娘最核心的功能是牽線搭橋,幫男女嘉賓迅速破冰,常見的臺詞有——

            “ 來,給這位女嘉賓‘保個麥’?!?帶你的心肝寶貝飛哦。"

            “ 保麥 ” 更多出現在游戲場景中。輸掉游戲的女嘉賓,可以讓男嘉賓發送價值不等的虛擬禮物,為她保留線上的位置,保麥失敗則會被下線。

            ▲伊對平臺上的羽毛、玫瑰花特效還有價格更高的 “ 夢幻城堡 ”、“ 洞房花燭 ” 等等。

            “ 天長地久 ” 是伊對平臺上女嘉賓青睞的虛擬禮物之一,價值 9999 支玫瑰花,該特效觸發后,可以 “ 在月亮上飛 ”。爭取保麥的女嘉賓常常說,“ 帶我飛一下嘛 ”,就是對該特效的瘋狂暗示。

            有趣的是,紅娘和月老并非專門的相親機構 “ 挖角 ” 而來,而全部由普通用戶轉化而來。截至目前,新興起的相親平臺 “ 伊對 ” 的 4000 萬用戶中,紅娘(月老)隊伍已擴大到近 5 萬人。

            在成為全職紅娘之前,瑜寶兒也試過給自己找對象。上麥沒幾個小時就認識了, 男嘉賓覺得我性格好,很直爽,我覺得男嘉賓挺穩重,也會關心人。"

            不過這段關系最終沒能成功奔現,25 歲的瑜寶兒覺得自己 “ 有些強勢 ”,應該更專注于事業,而 “ 紅娘 ” 這份收入飛漲的工作,正是她為自己規劃的一份新事業。

            有人找對象,有人干事業,在直播技術日漸成熟的互聯網時代,逐漸勾勒出一幅當代線上相親浮世繪。

            1.

            / PC 相親應該沒落 /

            2 元上麥?還是交 18800 元相親會員費?這差距太懸殊了。

            畢竟 “ 眼緣 ” 是一門玄學。在 PC 相親網站交 18800 元的基礎會員費,能保證 5 個相親對象,卻無法保證成功率。高企的門店、人工費用轉嫁到會員費和撮合費上,高收費的門檻一攔,是 PC 相親走向沒落的開始。

            “80、90 后年輕人已經不會接受這類嚴肅相親產品,更不會接受如此高額的會員費?!?前世紀佳緣全國銷售總監張丁文告訴 36 氪,婚戀網站正在被年輕人拋棄。

            張丁文曾在世紀佳緣組建過 1200 人的線下拓展團隊,開拓了 26 個城市,營業額一度高達 8.4 億。但到了 2018 年四五月份,他明顯感覺到線下業務的拓展變得困難起來,情勢開始急轉直下。

            “ 從 2018 年起用戶注冊量開始飛速下滑,同時線下開始瘋狂關店。我了解到的情況是,疫情以來珍愛網陸續關閉了 18 家店,百合網的加盟商更是不計其數,也都紛紛閉店了?!?張丁文說。

            婚戀交友網站也曾有過高光時刻。2011 年,世紀佳緣登陸美國納斯達克,IPO 當天市值達到 3.4 億美元。但之后幾年,幾家網站幾乎淡出人們的視野。2015 年 12 月,百合網全資子公司收購世紀佳緣,隨后世紀佳緣私有化退市,與百合網打包合并掛牌新三板。2017 年 9 月,百合網與世紀佳緣完成合并,正式更名為百合佳緣網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,當時官方稱注冊會員總數約為 3 億。

            距離 2003 年 PC 時代的相親網站代表世紀佳緣創立,過去十幾年里 PC 相親市場一直是線上交友 + 線下咨詢撮合服務、收上千元會員年費 + 以萬元計的服務費的方式,沒有太大變化。直到直播視頻相親近兩年對此發起沖擊。

            PC 模式在視頻相親的沖擊下,顯得低效。

            前世紀佳緣金牌紅娘李慧在去年選擇了轉型線上。她曾經覺得,找對象這件事情成本很高,畢竟紅娘要幫客戶做那么多事,收費上千元是合理的。

            可在移動互聯網下,用戶不愿意付這么多錢?!?更何況,很多時候即便用戶付了上千上萬的服務費,效果也不能保證,口碑也不是特別好?!?她表示。

            成為在線紅娘后,李慧發現,視頻相親平臺讓普通人也上來交流,行為直接,什么條件都可以談,這種原生態的相親方式才更符合人性。

            數據增長是驚人的:2019 年底,“ 伊對 ” 這款直播相親軟件的日活躍用戶較年初翻了 10 多倍,每月在線相親場次達到 1000 萬場。這引起了資本的關注。2020 年 6 月,伊對完成數千萬美元 B 輪融資,累計融資金額近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幾乎所有社交領域的投資人都直接或間接地接觸過這個項目。有人因為伊對早期估值太貴而沒有出手,也有多位受訪人表示,相比那些需求很 “ 虛 ” 的社交 App,相親是真實剛需,這是 “ 近年來社交賽道為數不多可投的標的之一 ”。

            阿里、騰訊、陌陌、虎牙、映客、花椒 …… 都相繼孵化視頻相親業務。數位投資人都講了這么一個邏輯:考慮到相親成功用戶就會走,與其說相親是個社交 App,不如說,有流量就能玩這個生意。

            王哥雖然線下也相親過,但是在花椒直播間成功 “ 奔現 ” 的?!?奔現 ” 是指兩個人從線上走向線下,基本確立了男女朋友關系。

            “ 線下我比較害羞,基本上不大敢說話。線上嘛,我是一個性情中人。一般在直播平臺上看到有才藝的、聲音好聽的、能說會嘮的,都會打賞一點?!?王哥告訴 36 氪。

            王哥自稱自己的線上人設是頗為 “ 高冷 ” 的,畢竟在花椒直播當了三年的 “ 付費用戶 ” 了。但遇到小清新、帶點文藝氣息的心動女生,他也顧不上高冷了。

            二人在相親直播間相識,還頗有些戲劇性?;ń吩诮衲昴瓿跎暇€ “ 語音直播相親房 ” 功能,王哥覺得新奇,就進去逛了逛。聊了幾句發現,女生是開服裝小店的,而王哥正巧是做服裝批發生意的。

            這段直播間的緣分從 “ 生意合作 ” 開始破冰,幾個月后,二人成功奔現。對于這一段由 “ 生意伙伴 ” 開始的緣分,王哥打趣道, 緣分也有了,生意也做起來了,挺好挺好。"

            與過去的陌生人交友軟件不同,新玩家真正關心的是下沉市場的小鎮青年——這背后和拼多多、趣頭條們一樣的廣闊市場,那才是創業者躍躍欲試、巨頭們也不想錯過的新的流量高地。

            但下沉市場的水同樣深不可測。

            2.

            / 造富、黑產、小鎮青年 /

            將 “ 紅娘 ” 視為新事業的起點,25 歲的瑜寶兒已經在短短半年內成為了伊對的 “ 王牌師父 ”。瑜寶兒第一個月收入 4600 元,第二個月 18600 元,到現在,她的月收入已經超過 5 萬元。

            對于平臺上的紅娘、月老而言,財富從未來得如此迅速?!?月老 ” 王濤告訴 36 氪,在四五線城市生活,原本一個月收入只有兩三千塊,他曾經開過早餐店,但成本很高,而撮合人相親聊天,只需要一部手機就夠了。

            瑜寶兒第一次接觸直播行業是在 2017 年。在做紅娘之前,瑜寶兒曾在快手做過才藝主播,她明顯地感受到,做紅娘比做才藝主播輕松。(做才藝主播)真的是挺累的,要花很多時間學唱歌。有時候拍一條短視頻就要換好幾身衣服,有時候一天拍兩三個,都不能穿一樣的衣服,怕觀眾視覺疲勞,我的造型經常要變。"

            但做紅娘就不同了,“ 聊天是很實際的,且大部分時間是嘉賓在說話,沒那么累。但努力和勤奮也是必須的,除了睡覺的時候,手機都是不離手的,要即時為嘉賓解決問題?!?瑜寶兒說,她每天直播 10 小時以上。但每當男女嘉賓成功 “ 奔現 ”,前來道謝,是瑜寶兒最有成就感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更進階一步,是發展自己的團隊。王濤已有 500 人的徒弟團隊。每個平臺對紅娘的培訓都頗有門道,包括一些基礎的培訓、話術、規范等等,完成認證的紅娘才能上麥直播。

            起初,瑜寶兒的收入全部來源于直播的打賞分成。晉升為 “ 王牌師父 ” 后,她分出大部分精力帶徒弟。 按照平臺的規定,如果徒弟第一個月完成 1000 元流水,好評數 50 個,好評率 80% 以上,師父就能獲得 100 元的出師獎勵。如果流水達到 3000 元,獎勵就是 300 元,5000 元就是 500 元,依次遞增。

            瑜寶兒告訴 36 氪,每周她能收 20-25 個徒弟,每月就是 80-100 個不等,年紀小的二十來歲,年紀最大的 62 歲。這位 62 歲的阿姨 “ 徒弟 ” 表現不俗,玩轉線上這一套絲毫不輸年輕人,一個月下來,也能掙個一萬多塊。

            不過,造富故事的背后也有意想不到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跟下沉市場用戶做訪談的時候,一位美元基金的投資人發現 “ 中間有比較 shock 到我們的地方 ”,“ 下沉市場的水很深,” 比如,抱著傳銷的目的去談戀愛也并不少見。

            “ 他們就像蝗蟲一樣無孔不入,利用人性的弱點?!?提到黑灰產,下沉視頻相親軟件 “ 像像 ” 創始人陶劍深惡痛絕。

            在像像平臺上,陶劍處理過的虛假賬號已經多達 55000 個。但令他氣惱的是, 很多用戶就是不長記性,會兩三次、甚至七八次地反復受騙。所以我們必須有一個反復推送的提醒機制,每天公告又有哪些違規賬號被處罰、被封號。"

            視頻相親主打的就是真實,這意味著從一開始就要和黑灰產斗智斗勇。

            一人多號、虛假賬號是黑灰產的 “ 馬甲 ”,詐騙形式更是無所不有:有騷擾類的 “ 假相親 ”,背后真實目的是微商加好友、賣東西。

            危害更大、防不勝防的騙局是 “ 殺豬盤 ”?!?殺豬盤 ” 的基本套路是,偽造一個光鮮亮麗的人設與目標對象談戀愛,不經意間透露自己有一個好項目或某博彩、投資平臺的內部消息,一步步騙取目標對象的錢財。愛情騙局是 “ 殺豬盤 ” 的常見套路,它的特點是放長線釣大魚,一旦獲取對方信任,就開始想方設法騙取大額資金。

            如果不能從機制上全面封堵黑灰產,致使真實賬號和虛假賬號魚目混珠,即使是一個百萬、千萬級用戶產品,也難以避免走向覆滅的結局。

            也因此,反黑產、反欺詐是相親平臺的一項重大支出。伊對創始人任喆告訴 36 氪,公司從 2018 年下半年開始建設風控系統,每年投入上億元,未來還要投入更多。但防范黑灰產仍然有一定復雜性,除技術識別以外,也有難以界定的復雜情況,比如已婚人士冒充未婚人士,不騙錢,騙感情。

            “ 滲透和反滲透,這是一個持續不斷的,沒有盡頭的過程?!?任喆稱,因為我們在變,他們也在變。不僅要將技術手段窮舉窮盡,還需要極強的營手段來進行有效遏制。

            3.

            / 從 95 后到公園相親角 /

            從下沉市場撕開了一道口子,云相親的人群,越來越龐大。

            大三學生 “ 好吃 ” 的視頻相親房里,聚集了一群年齡相仿的年輕人。據 “ 好吃 ” 介紹,年輕人的相親房不像中年人那么直接,一上來就聊處對象或者結婚。它更接近于一個輕松的交友氛圍,大家在一起聊天、唱歌、玩游戲、講講段子。

            原本 “ 好吃 ” 對相親視頻直播是有一些抗拒的,擔心出鏡會被老師同學看到,因此被疏遠。她曾經有過不愉快的經歷,她之前是做才藝主播的,但告訴一位男同學她的主播身份后,對方就對她從熱情變得疏遠。

            今年年初鼓起勇氣嘗試在 “ 視頻相親房 ” 開播后,好吃告訴 36 氪,相親房反而讓她有點如釋重負, 和現實中的交友是一樣的,不需要在某個方面特別優秀,可能剛剛好你就是我喜歡的類型。"

            她覺得,視頻相親房也更加真實, 一上來就將自己最真實的狀態暴露出來,如果你只是用聲音或者打字,大家都會戴上一些社交面具,去修飾自己或者故意表演人設,信任感就大打折扣了。"

            “ 好吃 ” 每天會花 6 個小時做直播,2 小時做語音直播,4 個小時給到視頻相親房。前陣子,“ 好吃 ” 還在相親房遇見了一個男生,對方每天都會準時出現在 “ 好吃 ” 的直播間,用實際行動陪伴打動了她。

            年輕人的相親是從寒暄和玩游戲開始的,也有父母幫孩子 “ 云 ” 找對象的。

            來自杭州的君姐就在小程序 “ 尋緣樹 ” 上,為 1994 年出生的兒子物色了一個結婚對象。去年 4 月,君姐在朋友介紹下注冊了尋緣樹——這是一個獲得 YC 中國投資的相親小程序,主打父母幫孩子找對象的場景——從那以后,每天晚飯后她都會雷打不動地花上兩三個小時,瀏覽系統為她 “ 精準推薦 ” 的 6 個女孩資料。一邊看,一邊琢磨和自己兒子的匹配程度。

            “ 我在 50-60 個女孩里選了 5-6 個,又在 5-6 個里選了 3 個,最終找到了最合適的一個?!?君姐說。她也沒有預料到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,在線下約見了 3 個女孩之后,君姐成功為兒子找到了一個各項條件都匹配,也合眼緣的法國留學生。

            在云上,一場兩個家庭之間的 “ 中國式相親 ” 正在上演。

            君姐特意選定了一個頗有紀念意義的日子,2020 年 1 月 1 日,雙方家長約在一個杭州茶館里對談了三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這三個小時里,不僅確定了讓兩個孩子深度交往的意向,之后房子買在哪里、如何裝修,交往到什么階段定下婚期、什么時候拍婚紗照等等,方方面面都聊到了。君姐希望,到明年二三月份之前,把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妥當。

            實際上,君姐家附近公園里的 “ 相親角 ” 已經有幾十年了,但她從不樂意去?!?坐在那邊舉個牌子,像市場一樣。我是不會把孩子信息在這樣的公開場合泄露出去的?!?君姐說。

            至于線下婚介,出于對虛假信息的擔憂,君姐表現出了更強烈的排斥, 小孩子你讓他去相親,不想找一些不靠譜的、奇奇怪怪的人,對他的心理打擊會很大。咱們家孩子也挺單純的,我肯定不會放他到那么危險的場所去。"

            君姐是個頗有計劃的人。她覺得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,家長和孩子的意見都很要緊。 小孩談的火熱,大人談不攏也是不行的,各種細節問題上的糾結,都可能成為導致無法結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"

            像君姐這樣中國式婚姻的信奉者不在少數,想要在云上找到另一半的單身男女數量則更加龐大。

            成千上萬的人開始在云上聚集,找尋現實生活中囿于圈子而無法展開的緣分,地域、人脈等一些固有的限制開始被打破。但另一方面,在別有居心的人眼里,紛至沓來的人群成為了互聯網流量的 “ 香餑餑 ”,想方設法牟取一己私利。

            大流量是一把雙刃劍。究竟是妙不可言的緣分還是一地雞毛的結局,都只在頃刻之間。

            本文作者高歌 石海威,首發于公眾號 “36 氪 ”(ID:wow36kr),中國領先的新商業,提供新銳深度的商業報道。歡迎關注。

            — end —

          【免責聲明】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等。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          廣告
          手机斗地主提现